--.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comment (-) | trackback (-) | page top↑
Sat.

梦花火

BGM:



年三十晚的那一声鞭炮炸开的声响,纵使5年不曾感受那火红的热烈却丝毫没有违和感,就像爸爸那天早上吃着早餐时突然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我看你回来还挺习惯的嘛,比我都习惯。”我笑的很欢,“是呀,就好象我从来不曾离开过一样。”不管是这份嘈杂还是这份喧闹,不管是这份脏乱这份杂错,我依然如鱼得水般的自在。

只是看似没有流动过的时间,却像那涌动在静默水管里的水流一样湍急和不知停歇。在一片热闹新春的陪衬下,需要做的却不是过去那样:成群结队的去花市买花,热火朝天的打麻将。取而代之的是安静的给爷爷上一柱香,磕个头;给沉睡的奶奶一个拥抱然后抱她坐起身来一口一口喂着粥。出国的第一年冬天,爷爷走了;回国的前一年冬天,奶奶中风从此失去意识。5年,逝去的不仅仅是时间……

弟弟妹妹一晃都大了许多,甚至还有些不习惯,总觉得他们都还是小不点,可是却忘记自己也已经是老人家了。照惯例和弟弟买了一堆烟花在年三十晚上跑去顶楼耍,仙女棒的霓彩依然,只是价钱贵了许多,短短一根舞动了30秒就化成一缕灰烟,还有那不断升空的60发响炮,震的心脏和耳膜一起嗡嗡作响,我知道,有许多封印在烟花中的回忆,在那一瞬间绽放,在绽放之后沉静……

苏东坡曾在正月里写过一首很美的诗,只是诗人当时已在暮年,我如今读来,倒觉有另一番醒神风味:

东风未肯入东门,
走马还寻去岁村。
人似秋鸿来有信,
事如春梦了无痕。
江城白酒三杯酽,
野老仓颜一笑温。
已约年年为此会,
故人不用赋招魂。

那晚坐在弟弟的摩托车后,他对我说“小时候你接我上学放学,现在我送你接你出去玩,这些都是人生的必经阶段,爷爷奶奶也一样”,我缩在他身后一边避风一边小声的恩着,隔天,吃着他专门跑去很远给我买回来的烤鱿鱼,尽管吃到嘴里的时候已经凉了,却滋味无穷。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5:00 | 山上的ruma叔叔 | comments (4) | trackback (-) | page top↑
美文分享 | top | 新年快乐

comments

#
真是回家了,字都是回家了的感觉
by: 阡 | 2008/02/10 10:44 | URL [編集] | page top↑
#
回了国一下变得这么有诗意了啊……(叹
by: 奇 | 2008/02/10 13:08 | URL [編集] | page top↑
#
亚巴里 还是回家好呀!
祝克里丝耗子年能幸福开心地过下去
by: 菁 | 2008/02/10 13:44 | URL [編集] | page top↑
#
时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抹去的呀
不过记忆是永远都会陪伴这我们的
by: 柿子 | 2008/02/21 14:59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