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comment (-) | trackback (-) | page top↑
Sun.

美文分享

看到美文一篇,不敢独享,小心翼翼的敲上几段和大家分享。 其实原文的英文更是美丽,不过大家还是以中文共勉吧。(在网上查了一下发现有发过几段不全的,正好补完)

============鞋盒里的月亮============

在非洲,有一座绵延不绝的山脉,每当下雨时,罗在山脉一侧的雨水就会流入印度洋,而落在山脉另一侧的雨水却注定要踏上一段遥远的旅程,最终流入大西洋。由此,这座山脉就成为了一座分水岭。假如你伫立在暴风雨之中的分水岭上,印度洋、大西洋两大汹涌澎湃的海洋会把你脸上滚落的雨水尽收怀中,那该是怎样一番景象?

然而,生活却不是如此简单。与山雨不同,脚下的土地永远也无法左右我们路途的方向。穿越人生时空的漫漫旅程,我们却无法走向最终的归宿。对我们来说,生活中的每一天,都是一座分水岭,如同雨水的最终流向,每一天的结局都会由我们不经意间所做的事来决定。我们带着美好的心愿精心打造未来,亦步亦趋地跟随着传统的脚步,希望能够实现心中的梦想;大多数人都在虔诚地追寻着美好的生活。有时,一个适时的微笑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有时,世上所有的微笑也无法驱散一个人心中的暗。然后,就像从山上流下的雨水一样,即使我们知道自己已经走上了不归路,却仍然义无返顾。

在人生的旅途中你敢回头吗?命运看来几乎难以抗拒,转过身重新定义那条分水岭,重新勾画你前进的道路,便能预知前方所有的伤心与快乐。设想一下,你能将月亮———那个通晓你所有秘密的先知者装进鞋箱,重新回到从前恋爱时光,知道你所爱的人心中丝丝心绪,或许就可以决定:是索性决战到底,还是悄然安静走开?
 
然而,昔日是一个谜。相比未来,它看来更加难以叵测。昔日是记忆的一个喜怒无常仆人,难以改变却注定对它的无数个主人亦步亦趋。每一次喘息都是昔日的回音,失却执著,任何梦将无法存在。因此,我们每人对记忆提篮里的东西利用不同。只有那些勇敢的傻瓜,才会挟私利冒险闯回昔日,于是,分水岭便摇曳成一片虚幻,即便一只蝴蝶翅翼的轻轻煽动,也会搅起一阵冰山雪崩。 

无数颗星星同时目睹着深邃的大海里每一朵浪花,你生活中的举手投足在时光的池塘里迭闪出丝缕不绝的层层涟漪。你或是我何以明白什么将发生变化?  
  
回眸往事,逝去的一切自然被无数枝枝蔓蔓覆盖,前因后果的来龙去脉业已淡然,墨水早已风干,可是昔日岁月影子般的梦魇不过被随意凌乱的脚步走成一片模糊不堪。我们很容易记起生命中精华,却把数不清的凡尘琐事抛在脑后,正是这些点点滴滴方才构成我们生命支柱的水泥沙浆。不妨记住点生活的枝末细节,好去直面未来。  

如果能有一次机会改变过去,你会做些什么?当然,凭空想象一番看来不会有任何坏处。

我们所有的人恐怕都乐意重新回到命运的十字路口,希冀多米诺骨牌翻飞木块的连锁反应,会给我们带来一连串的幸福。我们会搜寻历史转折点中的沧桑记忆。诚然,我们是人,必定会对一百个假设中存在的一种可能性颇费踌躇。无论发生什么变化,幸福并不是收获与存储的唯一。为此,我曾费尽心思,对我来说,问题在于哪种选择更好:是加幸福,还是消除悔恨。

如果让我返回昔日时光,我不会挥舞那根魔杖,也不会放走歌唱的小鸟,我一定重修无数个过去,清扫失误如同打理那些美味佳肴后满目杯盘狼藉,无论以何代价?我亦心满意足。

我们大多知道今天与明天的差别不过是几小时的睡眠与一杯不加糖的咖啡。求学的日子里,我忙于从一大堆过期的图书馆书籍中摘抄笔记,从餐馆中打工日子里抠巴巴积攒一点小费,那些构成了浑然一体的现实———如果不是年轻的盲目自信,那真是一个能够窒息任何灵魂的多声部大合唱。我不去回忆那些乡愁难诉的断肠岁月,更觉得搞笑的是,我的大学生活与美国影片中的如此赫然不同,校园生活在影片里竟成了汽车里的露天电影场,性,啤酒一起哗哗摇动的万花筒。  
 
 我记得一位姑娘的高跟鞋在漆高高的走廊里噔噔声。  

  我记得在告示板上巡睃着二手书还有借买午餐的钱。

我记得许多脸,音容笑貌早已忘却———只留下学校食堂明晃晃的铝板装饰板下一张张脸,到处浮动。依稀记得,刀叉盆碟的四下铿锵与快餐的味道。还有,甚至在非洲,富家子弟与贫家子弟也互不来往。     

我记得下午课前图书馆草地上打盹时怵然惊醒,惊雷阵阵带来一片雨意阑珊,树叶在空中飘舞,还有急匆匆的脚步声,半醒半眠中的迷懵,偌大星球主宰的我们,不得不在雨水中狼狈逃窜。    

我记得政治集会中的骚乱,以及眼睛被逸进图书馆里的毒气弹蛰得涕泪横流,当时,我正在穷于应付莎士比亚的艰涩隐喻,同时为肯特痛苦甜蜜的忧郁大伤脑筋,。    

我怀念沐浴在非洲落日下校园里的大理石柱,以及珍藏知识编起点点希望。   过去的岁月寂寞悲伤不堪回首,不免有些愚蠢矫情;生活是激动人心的,我很乐意再来一次心跳。

疲惫沮丧的日子里,我会坐着公共汽车,只要在路上看见那位年迈的老人和那个小女孩,我就会从自连的情绪中走出来。

每天下午乘公共汽车回家,那是晚饭与晚上打工期间的短暂放松。当公共汽车开到路边的一个小花摊时,许多司机们就会打开车窗,从一位中国老太太处买花。一位小姑娘或许是老太太的孙女正在操持帮忙。   小姑娘的书本摊开桌上,四周摆满了花,显然,她一边做作业,一边帮着卖花。几英尺之外,汽车轿车穿流不息,噪声嘈杂不绝于耳,她依然或写着作业,或是卖花。当小姑娘为顾客包扎鲜花时,我看到老太太的眼中满是宽慰。  
  目睹着一老一小如此血脉亲情,我所有痛苦与孤独都会烟消云散。她们年龄差距几十年时光,却必定为着一个简单目的无始无终相扶相依。看到他们,我会感到更加开心。每次坐车也就成了期待。当公共汽车驶近那个花摊交通灯口,我感到脉搏不断加快。

我想从那儿手上买花。一遍遍在心里念叨着,那是我心中的秘密与许诺。但是我一次次感觉有点疲惫,感觉希望就在明天,不知怎么,我总是相信我的天使们永远不会离开。
  
终于一天,花摊不见了。  
  
我再没见到她们。往后的两年里,每天下午,坐上公共汽车,我如此渴望能与她们相逢。甚至多少年后,我开车从那经过,物是人非,不再是身无分文的穷学生,钱包里的钱足以买下全城的鲜花,可是,我很想知道,卖花的小姑娘究竟在哪里?  
  
难以想象,我一直怀念着她们,多少新春之夜,举起酒杯,我心中默默祈祷,祝福她们过得好,开心走运。  

如果有幸借到上帝的斗篷,我一定重新回到昔日时光的分水岭,我一定会跑到花摊,买上大把大把的鲜花。不必把月亮装进鞋箱,使我的内心免受未尽义务的责难,我衷心感谢这一课 ——— 一个错过的人生机缘将会使人久久难以释怀。
  
从此,我总是聆听心中的窃窃私语,不敢错过生活中美好,哪怕点滴。或许,如果不是那个卖花小姑娘,很可能我会虚度许多岁月,或许,那个可爱的身影萦绕于心,我今天才活得更好。

----by Robert Strickla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6:18 | 山上的ruma叔叔 | comments (4) | trackback (-) | page top↑
タイトルなし | top | 梦花火

comments

#
真是《读者》(形容词)啊!
by: PAPA | 2008/02/10 17:22 | URL [編集] | page top↑
#
文学青年诞生了~v-405
by: 奇 | 2008/02/10 20:03 | URL [編集] | page top↑
#
克莉斯新年快乐v-287
by: ASKC | 2008/02/11 07:32 | URL [編集] | page top↑
#
同一楼,好[读者]啊!
by: 阡 | 2008/02/11 11:14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