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comment (-) | trackback (-) | page top↑
Sat.

摆渡人(三)

这……我本来是想写伦理小说的,但是现在越发的朝着怪谈小说发展了orz
==========================================================

船离开岸边已经有段距离了,摆渡人没有划浆,就这么轻轻地浮在水面上,任由微波来回推动着船身。路人闭着眼睛休息,迎面而来的风把他的头发吹拂散开,像开在头顶的蒲公英花。摆渡人大笑着看着路人:“初次游河的感觉如何?”

“恩,很舒服”路人睁开了眼睛,环顾四周,“即使是同样的风景,在岸上观赏和亲身处在河中观赏大有不同。岸边本来毫不起眼的一草一木,现在看来,不知为何都变的可爱起来,而这水……也是格外的让人心旷神怡。”说着坐起身子,探身鞠起一捧水来,对着四溅的水花笑的像个孩子。

“在岸上的时候,是不是觉得这河虽美,但是无从接近?”

“河水深不可测,水面如镜却照不出内心,何况我从未近水,随着年龄的长,反而觉得更是困难。”
“我第一次出河的时候还是个对水一无所知的孩子”摆渡人用浆轻轻的搅动着水面,在水面上画出一个又一个的圆圈。他继续说着:“尽管从未接触过,却是对这水充满着憧憬,就这么直楞楞的跑到了河边。就在那里,我遇到了愿意带我游河的一位人。他看我在岸边徘徊,就大方的请我上了他的船,他的船很大,和我的这个细长家伙不一样”摆渡人说着突然若有所思的笑笑,用胳膊敲了敲船檐,发出“咚咚”的声音。“那时我兴奋极了,可是又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甚至只是坐在船上,一点点的晃动都会引的自己大呼小叫。而他只是很满足的看着我,愉快的给我介绍两岸的风景,教我如何辨别风的方向或是如何吸引河里的小鱼。我们就这样沿着河岸游玩,他的朋友很多,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人在岸上对他招手,于是他就会把船靠岸,招呼朋友们上船一起玩;又或者任我在船上休息,自己回岸上……他是个能干的人,所以总有着接不完的工作……”

路人眯着眼睛听摆渡人缓缓说着故事,“怎么停了?那之后呢?不过说真的,在船上的这种轻飘飘的感觉,总让人觉得像是做梦。”

“恩,第一次好象总让人觉得缺乏真实感呢。在船上的时候,因为有他的存在而觉得安心,习惯了两个人分享的船,当他的朋友也上船的时候,对那热闹的景象感到不适应,有一次,突然的站起身来,就这样失去了平衡,掉进了水里。”

“啊!那你会游泳么?”路人听到这里,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摆渡人摇摇头“于是我就这样回到了岸上,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只敢远远的看着闪亮的河水。和他一起游河的旅程很开心,只是一直这样游下去,似乎没有尽头的样子。地球是圆的,不是么?那么最后,会不会又游回了原点?”

“那他没说什么么?比如说目的地什么的?”

“他说他自己也没找到一个目的地,他说如果我喜欢的话,他可以换一个小点的船。结果我告诉他,我并不是不喜欢他的船,也不是害怕再次掉进水里,只是再无法享受和他一起游船的乐趣了。于是我们在一个码头道别,他把船钉在了那里的木桩上,他说他将会打造一艘新的船,当他找到他想去的目的地的时候。”

“那么,我们这次有目的地么?”路人沉默着听摆渡人把故事说完后问道。

“你不是想去城里看看么?”摆渡人乐了,“但是现在我们只是在游河……”路人嘟囔着。

“啊拉拉,这可是去城的必经之路。”摆渡人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把路人逗笑了。

“虽然我有目的地,但是浆却在你的手上。”路人认真的说。摆渡人听着这话,不由地用力划了两下浆。

to be continue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7:48 | 水之床 | comments (5) | trackback (-) | page top↑
雨の予感 | top | 摆渡人(续)

comments

#
写得不错,继续下去.有点MAX LUCADO的风格,如果做畅销书系列就好卖了.
by: 冰山 | 2006/09/30 02:43 | URL [編集] | page top↑
#
抱歉再打扰,不过,这样风格的叙述似乎在哪里见过,而且日文式书写的痕迹很重,是不是?文章里有些比喻和对白真的不错,再次感叹.
by: 冰山 | 2006/09/30 02:50 | URL [編集] | page top↑
#
日文式书写……

纯粹重复一下……

拍,私下说。
by: 风之阡陌 | 2006/09/30 18:59 | URL [編集] | page top↑
#
与其说是日文式书写,不如说是翻译体文法,外国文学翻译过来总是一个味道,看的多了,不自觉的写出串味的字。热血的时候是欧美风,哀怨的时候就变日风了(笑。 如果说那是村上春树的功劳,我倒承认受渡边淳一影响较多-_,-
by: christie | 2006/09/30 23:01 | URL [編集] | page top↑
#
说的极是.村上与度边的翻译在日本文学里翻译得算不错的。若是看过村上龙之类的,简直惨不忍睹.大概就是因其惨不忍睹,所以在国内的传播名声远在村上春树之下--其实文学造诣远在其之上.世界各国文字翻译至中国,我个人认为,博尔赫斯是真正不曾变味的一个文学家.
by: 冰山 | 2006/10/01 04:34 | URL [編集] | page top↑

post a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